• <ins id="gxldk"></ins>
    <ins id="gxldk"></ins>
    <listing id="gxldk"></listing>

      <nav id="gxldk"><input id="gxldk"></input></nav>

    垂直電商再度集體潰敗,盛極而衰后該如何續命

    寺庫全資子公司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在被凍結1100萬財產后,日前又新增一則破產審查案件,再次引發投資者對于寺庫前景的擔憂。一時間,業內有關“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已涼涼”的討論開始甚囂塵上。

    實際上,寺庫的處境只不過是垂直電商集體潰敗的一個縮影。今年以來,除寺庫之外,同樣已赴美上市的每日優鮮,以及天天鑒寶、蜜芽等垂直電商玩家,均在今年遭遇資金危局甚至是關停旋渦。毫不夸張地說,當前的垂直電商可謂是哀鴻遍野。

    值得一提的是,垂直電商早在2019年便有衰敗的跡象。彼時,老牌奢侈品電商平臺尚品網,以及昔日明星美妝電商平臺樂蜂網的相繼關停,呆蘿卜、妙生活等多位生鮮電商玩家更是接連折戟。如今,相似的歷史再次重演,難免令人唏噓。

    寺庫負面纏身、每日優鮮掉隊,上市玩家資金面收緊

    8月25日,天眼查App顯示,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寺庫”)新增一則破產審查案件,申請人為上海維旗貿易有限公司,經辦法院為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而在不久前,上海寺庫剛剛被昔日合作伙伴普拉達(Prada)申請凍結1100萬財產,凍結期為一年,目前這筆資金仍處于凍結狀態。

    這是上海寺庫首次被申請破產清算,而其大股東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即奢侈品電商“寺庫”的運營主體)更是在年內已接連兩次被申請破產重整。寺庫在第一次出現破產審查案件時出面否認了公司即將破產的傳聞,但第二次官方始終未曾發聲,增加了外界對于寺庫資金狀況的疑慮。

    其實,寺庫的困境早已有跡可循。據記者了解,自2021年下半年以來,寺庫便因不發貨、不退款、不退貨等問題屢遭用戶投訴;該公司在近兩年關聯的法律訴訟也已達上百條。2022年8月17日,寺庫更是被傳出總部大樓已“人去樓空”,不過遭到官方否認。此外,寺庫的股價早已跌破1美元/股的警戒線,游走于退市邊緣,公司業績也由盈轉虧、疲態盡顯。

    與寺庫有類似遭遇的是同樣赴美上市、身處生鮮電商賽道的每日優鮮。自2021年底,每日優鮮便被傳存在拖欠部分供應商貨款的情況;今年5月及6月,由于未能按時提交2021年年度業績報告,以及ADS的收盤價連續30個交易日內低于1美元,每日優鮮接連兩次收到納斯達克上市資格部門發出的通知函。期間,坊間不時傳出有關每日優鮮資金鏈緊張的消息。

    7月14日,每日優鮮對外釋放與山西東輝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協議的積極信號,稱后者計劃向其進行價值2億元的股權投資。然而,僅時隔半個月后,這筆投資款就被曝并未實際到賬。7月28日,每日優鮮宣布放棄賴以起家的極速達業務,而這被視為其資金受困的無奈之舉。

    7月28日當晚,用戶在每日優鮮App便開始無法正常下單完成購買,在下單支付時,頁面會彈出提示“抱歉,本單購買的商品在當前地址下無貨”。記者發現,截至發稿前,其仍未恢復正常運營。

    天天鑒寶暴雷、蜜芽關停,行業昔日頭部玩家隕落

    具備融資優勢的上市企業都難逃資金面收緊的拖累,非上市企業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

    早在今年6月,文玩電商曾經的第一梯隊玩家“天天鑒寶”便因資金鏈問題而遭曝光。彼時,據記者了解,該公司因融資不順而拖欠數百位商家的貨款及保證金達半年之久,涉及金額超四千萬元;同時其自去年10月開始拖欠數百位員工薪資,涉及金額也在千萬級別。

    據記者實地探訪,天天鑒寶北京總公司早已人去樓空,天天鑒寶四會直播中心(即四會發貨倉)也空無一人。天天鑒寶APP及微信小程序作為該公司經營的兩個重要平臺,其商品數據自5月中旬以來就已被清空,均處于停止服務的狀態。

    記者獲悉,天天鑒寶創始人兼CEO王一曾在2021年底發布了一封全員信,他在信中坦承公司受到2021年互聯網大環境走勢低迷及疫情的影響,公司業務拓展和融資受阻,導致被迫裁員。為了擺脫困境,王一指出,公司管理層正重新啟動新一輪融資,積極尋找資方。但從實際情況看,天天鑒寶在2020年4月完成數千萬美元B+輪融資后,就再也沒有獲得新的融資“輸血”。

    6月中旬,記者撥通了王一的電話,詢問拖欠款項一事,對方僅回應稱,“我們這邊在做一些調整”。此后,記者多次嘗試繼續撥打其電話,但都被直接掛斷或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緊接著,昔日的母嬰電商頭部玩家“蜜芽”在7月初宣布將于今年9月10日停止App服務并關停下架,APP關停后,蜜芽將對已收集的用戶信息進行集中刪除與注銷個人賬戶,并停止搜集或使用消費者及入駐商家的信息和數據。

    盡管蜜芽方面強調,本次關停的只是APP,未來其將繼續在蜜芽微信有贊小程序繼續為用戶提供服務。不過記者進入蜜芽官方微信小程序后發現,目前該平臺內的在售商品已所剩無幾,奶粉、米粉、餅干等母嬰常見品類項下已找不到任何商品信息。

    垂直電商該如何續命?

    與綜合類電商相比,垂直電商往往顯得“小而美”,并在2010年前后迎來發展的鼎盛時期。當時,垂直電商勢頭正猛,而電商格局尚未形成,以圖書電商當當網、服飾電商凡客誠品為代表的垂直電商在國內風生水起。

    但從寺庫們的遭遇不難發現,垂直電商正在經歷集體潰敗的時刻。若將時間線拉長來看,其實早在2019年,垂直電商便已開始日漸式微。

    彼時,老牌奢侈品電商平臺尚品網,以及昔日明星美妝電商平臺樂蜂網的相繼關停,呆蘿卜、鮮生友請、我廚、易果生鮮、妙生活、吉及鮮等多位生鮮電商玩家更是接連折戟,一度引發外界對垂直電商還有沒有未來的探討。如今垂直電商再度集體潰敗,這不禁讓人發問,垂直電商究竟怎么了?

    一位券商研究員對記者表示,垂直電商往往被拿來與綜合電商相比較,表面上看,垂直電商在某個特定細分領域中的專業性更強,似乎占據了優勢。但這意味著,垂直電商只能解決某個細分領域的用戶需求,無法達到規模效應。

    “綜合電商平臺最大的價值和優勢在于憑借供應鏈、售后、物流、支付等環節形成了完整的生態壁壘,占領了競爭高地;而隨著馬太效應加劇,綜合電商正持續攻城略地,不斷擠壓垂直電商的生存空間?!?/p>

    蜜芽創始人兼CEO劉楠的觀點或許也提供了一個思考方向。在宣布關停蜜芽APP后,劉楠曾出面解釋了具體原因。她表示,最根本的原因是垂直電商黃金時代已過,蜜芽App已經完成了歷史使命,而她作為創始人需要帶領公司轉型。

    劉楠指出,自2012年到2020年,垂直電商在這個階段滿足了一個價值,即用專業的運營方法、選品方式等滿足垂直人群的需求。她認為,打敗垂直電商的不是綜合電商,而是綜合電商所擁有的算法能力,讓這類用戶在綜合電商平臺也能看到自己需要的商品。

    無獨有偶,華安證券日前也在一份研報中提到了垂直電商發展的兩個階段。研報稱,在行業發展早期,物流、供應鏈等基礎設施不完善,電商企業可以切入單一品類,提升消費者信任感,并逐步進行品類拓展,成長為綜合電商,實現規?;\營,比如京東以自建物流為契機,從3C品類拓展為全品類運營。而在第二階段,綜合電商已經占據壟斷地位,可以憑借其規模優勢,切入特定賽道,對垂直電商實現降維打擊。

    華安證券指出,垂直電商此階段成長為綜合電商的可能性極小,更應該發揮“小而精”的優勢專注單一品類,實現差異化運營,提高產品和服務附加值,從而滿足消費者個性化需求?!矩熑尉庉?周末】

    來源:藍鯨財經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垂直電商再度集體潰敗,盛極而衰后該如何續命
    一季度凈虧2.9億!去“完美日記”化,逸仙電商距退市更近了?
    電商三巨頭策略生變:增速全員放緩,降本才是主旋律?
    國辦多舉措推動外貿保穩提質 推動跨境電商加快發展提質增效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