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gxldk"></ins>
    <ins id="gxldk"></ins>
    <listing id="gxldk"></listing>

      <nav id="gxldk"><input id="gxldk"></input></nav>

    為什么大部分國產芯片公司將倒閉?

    以終為始,方得始終。從開始就要考慮到最終的結果,中國市場最終不需要那么多芯片公司,大浪淘沙,勝者為王。

    國產芯片公司創始人和投資人,也許從一開始就心知肚明。

    適逢其時,寫此文章。浩浩蕩蕩的中國芯片創業大潮,也到了該退潮的時候。然而中國的創業者都是打不死的“小強”,這種倔強和韌性值得敬佩和尊重。但是,對行業的正確理解和認知,是一個創業者和投資人最基本的素質和要求,否則,一腔熱情終將付諸東流,傷國傷民傷自己。每一個芯片創業者都要時刻記住,每一次政府補貼,都是納稅人的錢。

    你在做有價值的芯片嗎?你在做一個有價值的芯片公司嗎?如果是,請努力做到該賽道的前三,否則會被淘汰。如何做到賽道的前三,首先要避免在努力和前進的過程中死掉,活下來才有機會。

    知道了如何死,才知如何活。今天就聊聊國產芯片公司面臨的幾種“死法”。

    死于團隊

    據國外權威創業研究機構調查表明,62%的創業公司死于創始人團隊之間的內部矛盾,創始人團隊人數與創業成功與否也有一定的關系。

    前段時間,諾領科技倒閉,在芯片行業掀起千層浪。從報道來看,2017年11月,王承周率先在國內注冊成立了諾領科技??讜则憚t在2018年第一周加入并迅速組建了一支12人的核心團隊,專注于蜂窩IoT無線通信領域芯片設計。然而就在完成2億元融資的2020年,作為核心人物的孔曉驊卻突然離開了諾領科技,回到美國發展。創業公司核心技術創始人的離開,是諾領科技倒閉的關鍵因素。

    通過諾領科技這個案例,我們可以延伸出幾個共性的問題:

    1. 偽需求

    根據網上信息,諾領科技推出的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產品是集成GNSS的NB-IoT芯片NK6010,產品在性能和技術上沒有問題。但諾領科技在2020年時幾乎沒有營收,2021年也只有150萬人民幣左右的收入。從這里可以看出,產品規劃和定義出了問題,是一個偽需求的產品。其實,這是一個很有追求的團隊,他們想做有價值的技術和產品,他們想做差異化,但是缺少一個真正懂市場和產品的人。一個公司的錯,從產品規劃開始就埋下了。如果他們也跟市場上其他NB-IoT芯片公司一樣,做同質化產品,最多就是內卷,有銷售額沒有利潤而已。

    2. 紙團隊

    失敗創業公司缺少能夠指揮大局的人物和能力互補、利益共享的合伙人。創業合伙人要一起經歷順境和逆境,要經歷利益的分配和沖突,要經歷意見和思路不統一。在經歷這些之后,這個團隊還能不能坐在一起,同心協作朝著共同的目標去打拼和堅持,是分辨這個團隊是紙團隊還是硬團隊的關鍵。從結果來看,諾領科技是紙團隊。

    3. 亂花錢

    建議現在芯片公司創業者省著花錢,因為資本的寒冬來臨了,不該花的地方要節約下來。前兩年,芯片創業融資很容易,錢又多,花錢大手大腳,高價挖角同行,導致行業成本快速升高。所以,做芯片越來越燒錢,在研發費用方面,諾領科技2020年耗費了近8000萬人民幣,2021年更是翻倍增長,達到1.6億人民幣。

    死于擴張

    對于芯片公司來說,產品線或者賽道的擴張,到底是機會還是陷阱?沒有統一的答案,視每家公司的情況和時機而定。對于大部分創業公司來說,擴張是很危險的,往往死于擴張。

    芯片創業公司基本上都是從一個項目開始的,該項目的選擇一定是基于對機會的判斷和自己資源的優勢,集中所有力量去實現其目標。雖然,對于初創公司而言,擴大規模是每個企業的愿景,但急于擴大規模就像是一劑初創企業毒藥。擴大規模的前提是“燒錢”,絕大部分初創公司是沒有能力靠自身盈利來擴張的,只能依賴于不斷融資,如果缺乏后期資金支持,公司將走向死亡。

    芯片創業公司為什么要選擇擴張?主要有三個原因:

    1. 投其所好,迎合投資人

    部分投資人喜歡追熱點,喜歡大賽道和市場規模。創業公司規劃的產品線越多,市場規??偤驮酱?,投資人興趣越大,意味著投資回報率越高。一些創業公司,為了得到資本的青睞,不計成本,盲目擴張,迷失定位,去追求那些遙不可及的目標。而很多投資人是不懂芯片行業的,他們從目標出發,理論推導,分析下來符合投資邏輯,于是對創業公司進行投資。一個案例的成功,會引起很多創業公司的效仿。

    2. 產品同質化,尋找新賽道

    太多芯片創業公司,賽道過度擁擠,導致產品同質化問題非常嚴重。要么熬死對手,要么尋找新賽道。這是兩難,不尋找新賽道擴張是等死,但尋找新賽道擴張可能是找死。

    時至今日,尋找一條有機會的芯片新賽道極其艱難。往哪都是創業公司扎堆或者已有巨頭入局壟斷市場。因此,選擇一條有技術演進和迭代的方向,顯得尤其重要,通過技術突破和快速推進,搶占技術和產品先機,否則只能深陷產品同質化的泥潭而不能自拔。

    3. 需求引導,抓住新機會

    隨著技術的創新和應用的發展,很多產品機會也隨之而來,也許是機會,也許是陷阱。能不能選對機會,能不能抓住機會,是運,也是命。

    國產芯片行業也有這樣的公司,在擴張的過程中,選對了技術和產品方向,抓住了機會。擴張的過程中,資金的保障是前提。

    死于回購

    資本寒冬的到來,一些芯片創業公司將死于回購。

    回購協議是芯片創業公司融資的標準條款?;鹜顿Y都是有年限的,長則8~10年,短則3~5年,大部分回購協議在3~5年之間。如果芯片創業公司不能在這個期間上市,投資人很有可能會啟動回購協議。

    來看看《公司法》第71條、第137條,股權投資基金與目標公司約定的,由目標公司股東回購股權投資基金在目標公司中股權的條款,性質即為股權轉讓。在司法實務中,法院對投資人與股東之間簽署股權回購協議的約定,通常認為其在不出現違反合同法定無效的情形、不侵害目標公司及其債權人等相關方的利益時,應尊重當事人之間的契約自由、意思自治,認定回購條款合法有效,當合同約定的回購條款成就時,投資人有權請求該股東全面履行其回購義務。

    投資協議里的回購協議是真實和有效的,是懸在創業者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在之前芯片行業資本很熱,創業者都不會在意這個條款,因為估值快速抬升,賬面投資收益大幅增加,即使投資人啟動回購協議,也會有新的投資人接盤。一旦資本冷下來,估值回歸理性,市場內卷,上市時間拉長,創業公司面臨的風險很大。投資人則會面臨資金的風險和LP的壓力,回購協議將被啟動,要么有新的投資人接老股,要么公司賬上現金被抽走。毫無疑問,一些芯片公司將死于回購。

    接下來,國產芯片行業將進入淘汰賽,大部分芯片創業公司將倒閉。眼看著自己的投資打水漂,投資人會快速啟動回購協議,及時止損。這樣一來,加速了芯片創業公司死亡。

    怎樣避免回購協議導致公司死亡?不簽回購協議可以規避這類風險,但回購協議又是一常規條款,除非創業公司融資選擇比較多,否則不接受就拿不到投資。在操作層面,避免觸發回購協議帶來的惡果,就是在前期融資適當壓低估值,等到公司產品和業績都起來了,能做進賽道前三或者有機會上市了,快速拉升估值融資。這個時候,前面的投資人不會選擇退出,即使選擇退出,大把的投資人愿意接過股權。

    前期的低估值,會讓創業公司稀釋較多股權,在資金支配上需要非常節省和謹慎,但能帶給創業公司更多安全感。

    死于估值

    上一輪資本的過熱,往往會導致資本寒冬。前兩年,半導體行業投資機構間激烈的競爭,致使一些機構優先保證自己“能夠搶得上”,高估值投資半導體項目,從而推高行業整體估值。在估值沒有回歸理性之前,資本不敢輕舉妄動。

    很顯然,在國內半導體板塊,二級市場的投資人比一級市場投資人要冷靜很多,上市公司市值不高,直接壓低了一級市場投資人給芯片創業公司的估值。甚至會出現二級市場和一級市場估值倒掛。在這樣的情況下,一級市場的高估值是沒法進行融資的,除非公司上市去二級市場融資。

    在一級市場,可以降低估值融資嗎?顯然不可以,底線是可以跟上一輪同估值融資,如果一級市場還是覺得估值過高,那么融資這條路就走不通了,公司或倒閉,或被并購。在之前的投資協議里,會明確規定目標公司或者實控人不得以低于上一輪的估值進行融資,否則需要賠償上一輪投資人的損失。

    這種高估值一般出現在B輪或者B輪之后,需要進行B輪融資的公司,不論員工人數還是研發投入,都已經具備一定規模,與需要A輪融資的公司相比,每月的成本支出高很多。加上賽道擁擠,產品同質化嚴重,光有銷售額沒有利潤,沒法正向現金流。如果說,在沒拿到A輪前的創業初期,創業者們還可以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但對于A輪過后的公司來說,任何形式的資金鏈斷裂都是致命的。

    另一方面,市場上的虛假估值很容易對創業者產生誤導,讓創業者誤認為自己的公司完全有實力承擔如此高的估值,因此也會很樂于相信別人報出的被夸大的數字,以為借此可以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的融資,從而獲取更多的利益。這種心態最終害人害己。

    所以,最重要的是,創業者要對自己公司有一個正確的估值空間,并保持一定彈性,以便能隨著市場熱度的變化隨時調整估值,這樣做的目的是讓估值更好地被投資人接受。其實,在C輪階段,最重要的并不是估值,而是速度。誰可以最快與投資人簽約并交割,誰就可以占有優勢,減少很多不確定性。

    為了避免死于估值,在B輪或C輪融資前,創業公司要儲備好充足的資金。天使輪、A輪融資的時間間隔很短,融資者不用考慮資金的問題,但A輪和B輪、B和C輪融資之間的間隔就可能很長了。據不完全數據統計,在近幾年的創業公司中約有60%的公司在A輪到B輪融資中“死去”,能撐到C輪的不足12%。且行且珍惜,小心高估值。

    死于上市

    企查查數據顯示,我國現存芯片相關企業14.29萬家。

    2022年上半年,我國新增芯片相關企業3.08萬家。從區域分布來看,廣東以4.74萬家芯片相關企業排名第一。江蘇、山東分別有1.69萬家、0.87萬家芯片相關企業,位居前三。此后依次為浙江、上海、陜西等。大部分公司無實質性芯片業務。

    但是中國大陸芯片設計公司數量是比較真實的,來自ICCAD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大陸的芯片設計公司數量達到2810家,較2020年的2218家增長26.7%。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只有1780家本地芯片設計公司,過去兩年有大幅增長。

    中國大陸在芯片設計(fabless)這一塊,只占了全球9%。也就是說國內2810家企業,僅拿下了全球9%的份額,但在企業數量上遠超全球總和。

    根據中國半導體協會行業數據,預估2021年有413家芯片設計公司的銷售額超過1億元人民幣,較2020年的289家增長42.9%。2021年,這413家公司的銷售額為3288億元人民幣,高于前一年的3050億元人民幣,占整個行業銷售額的71.7%。

    按照這個趨勢,很快將有500家國內芯片設計公司年銷售額超過2億元??苿摪迥苋菹逻@么多芯片設計上市公司嗎?

    客觀來看,科創板是容不下那么多芯片設計上市公司的,即使上去了,也沒有市值和流動性。所以,一些沒有盈利能力的芯片公司就算成功上市,最終也將死于上市。

    根據科創板上市的一個選項要求,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15億元,最近一年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2億元,且最近三年累計研發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計營業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但沒有盈利要求,也正是因為這個,國內誕生一些為上市而上市的芯片創業公司。如果不能成功上市,這些公司就會直接倒下,沒有一絲茍延殘喘的機會。

    為了上市而上市的芯片公司有三個特點:

    產品做到差不多,不會精益求精,一切為了快速出銷售額。

    盲目增加產品線,不看投入產出,只為增加銷售額和估值。

    追求員工的數量,不看人均產出,讓自己看起來像大公司。

    為了上市而上市的芯片公司,也最急迫殺價格做銷售額,只求快速上市。因為這些公司知道,他們的目的不是做好產品,不是做國產替代,更多的是做替代國產做銷售額。這樣的公司如果多了,更多的公司將死于上市之前,更多的公司將死于上市以后。

    接受現實,面向未來;把握機會,奮力一搏。要想贏,必須懂。懂行業,懂產品,懂技術,懂市場,懂管理,懂運營,懂融資,懂賽道競爭格局和策略。哪一個不懂,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粗放式的芯片創業時代已經過去了,對創業者和創業團隊的要求將越來越高。創業公司要兼顧戰略與執行,而正確有效的戰略得以執行與落實,對創業公司的成敗起著關鍵性作用。

    最后,借用一位芯片上市公司創始人的一段話:“2018年以前,芯片設計公司做出一點成績,IPO上市是鳳毛麟角,不計其數的芯片設計公司倒下了。4年以后,芯片設計公司倒下變得很稀奇,IPO上市反而顯得是很平常的事”。品味之后,方知答案?!矩熑尉庉?江小白】

    來源:財經十一人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為什么大部分國產芯片公司將倒閉?
    美政府醞釀新規擴大打壓中國芯片,中國專家解讀
    美國計劃擴大對華芯片出口限制,外交部:完全是科技霸權主義
    北京大學教授何進:世界回歸正軌前,中國芯片需練好內功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