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gxldk"></ins>
    <ins id="gxldk"></ins>
    <listing id="gxldk"></listing>

      <nav id="gxldk"><input id="gxldk"></input></nav>

    Meta進退維谷:官司不斷,股價兩年新低

    2021年10月29日,扎克伯格正式將Facebook改名為Meta,全力奔向元宇宙。將近一年過去,不僅扎克伯格遭到了群嘲,百億美元也打了水漂。雖然美聯儲的加息預期使得大型科技股紛紛暴跌,但Meta依然是其中表現最差的一個。這股浪潮已經轟轟烈烈,不過至少在目前,元宇宙沒來,Meta的拐點也沒來。

    元宇宙帶不動

    官司不斷,股價暴跌,Meta的麻煩似乎遠沒有結束。截至當地時間9月16日,在一周跌去14%后,Facebook母公司Meta股價以146.29美元收盤,處于2020年疫情暴發以來的最低點。把時間線拉長,Meta股價在過去12個月里下跌了61%,是美股主要大型科技公司中跌幅最大的,也是納斯達克綜合指數跌幅的兩倍多。

    如果股價延續目前跌勢至146.01美元,這將是自2019年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彼時,Facebook正在處理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丑聞的余波。該丑聞考驗了消費者對這家社交媒體公司的信心,并引發了一系列激烈的國會聽證會。

    Meta所展現出的超強賺錢能力,一直是它應對危機的堅實后盾,也是其備受投資者青睞的重要推動力。業內人士認為,Meta股價走低除美聯儲加息、俄烏危機等外部干擾因素外,公司在經營方面的持續壓力才是投資者拋盤的主因。

    自從Meta全面進軍元宇宙之后,Meta的賬面一路走低。公司在此前的二季度財報中更是首次出現營收同比下降、降幅高于市場預期,且盈利也超預期大幅下滑。

    這種持續下滑暫時還看不到拐點。摩根士丹利最新數據顯示,用戶在Meta網站上花費的總時間8月同比下跌3%,連續第二個月下跌。而市場原本預期公司數據將在7、8 月戰略性逆轉回升。

    這也使市場對于扎克伯格“五年內變成元宇宙公司”“將繼續增加元宇宙項目開支”的言論持懷疑態度。投資者開始要求Meta管理層提供更具體的信息、說清楚元宇宙計劃中的投資去處,以及在元宇宙業務與核心業務之間將如何實現成本削減。

    在中國人民大學智能社會治理中心副教授王鵬看來,Meta的元宇宙概念從開啟產業賽道角度來說,無疑是成功的,畢竟吸引到了很多關注。但在現實中,雖然理念超前、戰略也沒問題,產品卻沒有跟上,使其倡導的理念跟公眾的預期之間有非常大的鴻溝。

    一條道走到黑

    Meta前Oculus首席技術官卡馬克就曾質疑該公司以實現元宇宙為目標去進行開發的技術架構和構想。2021年,Meta僅在其VR/AR部門Reality Labs就投入超百億美元,用于研發Quest VR 硬件和軟件、Portal視頻通話設備和Ray-Ban Stories系列眼鏡等產品。

    卡馬克表示,Meta本可以做得更好,但他一想到花掉這么多錢,效率又不高,就感到不適。甚至Meta的員工在接受采訪時直言:“扎克伯格對除了虛擬世界以外的其他東西毫無興趣,但是公司卻并沒有連貫的發展戰略?!?/p>

    正如卡馬克所說,百億投入和產出的落差,是Meta的意難平。但根據公司財報,這個投資金額在未來只會繼續增加。Meta此前宣布,今年計劃投資約100億美元研發元宇宙相關技術,這一數據是其2014年收購Oculus VR花費金額的5倍左右,是2012年收購Instagram花費金額的10倍。

    扎克伯格相信,最終可以用VR/AR輕型眼鏡取代智能手機。上個月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今年秋天計劃推出Project Cambria。這款頭盔擁有強大的計算力,可以用攝像頭捕捉真實世界圖像并實時以彩色形式顯示在頭盔內部。

    然而,這無法掩蓋元宇宙依然稚嫩和原始的現實。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認為,元宇宙并沒有產生人們期待中的“大爆炸”,反而出現了坍縮現象,其原因不在于市場不買單,而是自身不具備可持續發展能力。

    張孝榮進一步分析,首先是沒有技術創新,除了打包了一堆其他領域的軟件技術外,元宇宙沒有一項技術創新;其次是沒有產品創新,元宇宙沒有獨特產品,只是一堆舊有的存在著缺陷的產品的組合,始終沒有出現拳頭型產品;再次,元宇宙沒有價值創新,除了概念營銷活動成功以外,連自身概念都定義不清楚,對于社會沒有絲毫價值。

    易守難攻

    元宇宙業務每季度以幾十億美元的速度耗費著Meta的家底,而帶來的收入卻少的可憐。曾經的主營業務也不容樂觀,在社交平臺越來越卷的情況下,Meta面臨兩股強勢力量的沖擊。

    蘋果的iOS隱私更新使該公司更難瞄準廣告,社交媒體競爭對手TikTok的日益流行也吸引了用戶和廣告商。與此同時,經濟放緩導致許多公司縮減了在線營銷支出。

    對于公司股價現狀、元宇宙業務以及未來計劃,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Meta方面,但截至發稿還未收到回復。

    在Meta遇挫的同時,仍有許多互聯網科技巨頭瞄準網絡廣告這塊蛋糕:付費訂閱視頻流媒體奈飛宣布引入廣告模式,廣告已成為音樂流媒體巨頭Spotify的新增長點。近期,蘋果公司的招聘啟事等渠道消息顯示,蘋果正在搭建廣告技術平臺,使其能在運行于蘋果操作系統的應用程序上投放廣告。

    今年7月,扎克伯格在一次全體員工會議上告訴員工,他們正在與蘋果競爭,以確定“互聯網應該朝哪個方向發展”。他表示,Meta將把自己定位為更開放、更廉價的蘋果替代品。蘋果預計最早將在今年晚些時候發布首款AR頭戴設備。

    在Meta的愿景中,全球用戶可以通過“Horizon Worlds”跨越空間、地域和時間的限制,盡情與朋友在這些虛擬空間中互動,娛樂,乃至延伸向辦公、會議用途,甚至在應用內的進行需要的消費。

    從元宇宙的概念被扎克伯格引爆之后,人們似乎看見了人類的未來文明是什么樣的。但Meta交答卷的那一天,目前看來還十分遙遠?!矩熑尉庉?林羽】

    來源:北京商報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Meta進退維谷:官司不斷,股價兩年新低
    Meta上班要先預定辦公桌搶位置,員工:這樣省成本太離譜
    因處理兒童數據違反歐盟數據隱私法,這家科技巨頭被罰約28億元!
    自爆“家丑”? Meta聊天機器人稱公司“剝削人”,扎克伯格卻不在乎

    精彩評論

    ?